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最新章節 > 第224章 像極了薑若悅

-

賀逸就像是一頭失去方向的猛虎,站在夜色中,散發著冷冽。

楊明無措的開口:“醫院,少夫人的外婆正在手術,主刀人是賀華,要去看一下嗎?”

賀逸閉了一下沉重的眸子,轉身,“去醫院。”

手術室外,賀逸和楊明前來,賀逸掃了一眼亮著紅燈的手術室,抿著唇不說一句話。

黃薇也灰頭土臉的守在手術室外,見到賀逸趕來,她下意識的往後退了一步,心中發虛,側過了頭。

隻有薑若悅死了,她和賀華的未來纔會安全,不然薑若悅永遠像是一顆定時炸彈一樣存在。

爆炸前,其實她根本不用跑回去,她跑回去就是激怒綁匪,好啟動炸彈,炸掉那棟樓,讓薑若悅喪生在那。

手術室裡麵,一場極其複雜的手術正在緊張的進行中,並且進行了錄製,這場手術將會作為教學的案例。

手術中,一股血突然冒出來,飆在了賀華的臉上,有人喊道:“動脈破了。”

賀華處變不驚,“慌什麼慌,專心手術。”

“備血夠嗎?”

ps://m.vp.

“我馬上備血。”

長達八小時的手術過程中,遇到的狀況不少,但賀華一直非常的冷靜,完美的主刀了這場手術。

漫長的等待後,手術室的燈熄滅了,裡麵的人,統一微笑的向賀華豎起了大拇指,薑若悅外婆的手術成功了。

手術室門打開,賀華出來,黃薇立馬上前去,“怎麼樣,成功了嗎?”

看後麵的人都如釋重負的表情,不用說,黃薇就明白了。

“不愧是曾經的外科第一刀,操刀精湛,這台手術複雜得根本冇人敢下刀,他卻完美完成了,讓人佩服,他棄醫從商,對醫學界真是一大損失。”

“可不是,他真是厲害。”

一陣車輪聲,薑若悅的外婆從手術室被推了出來,賀逸退開,看著病床上的老人家從麵前推走,吩咐。

“以後照顧好這個老人,讓她好好康複,不能出現任何閃失。”

楊明點頭,“是。”

薑若悅這個傻女人,明明他馬上就要找賀華談條件了,她卻為此付出了生命的代價,這個世上的壞女人,不都是聰明無比的?怎麼,她是個反例。

隨後二人跟著輪床,來到薑若悅外婆的病房,醫生交代完離去,賀逸從病房出來,坐在走廊冰涼的椅子上,堅毅的臉龐,透著一股死寂。

楊明出來,看了一眼手中的檔案夾,那裡麵還躺著賀逸簽字的離婚協議。

感歎,這一切真是風雲突變,讓人措手不及,少夫人其實已經住到賀總的心裡了,不然簽離婚協議的時候,賀總麵色不會複雜,手不會抖。

“賀總,回家休息吧,這裡我已經派人照料了。”

賀逸現在哪也不想去,似乎在這守著薑若悅最在意的人,他還安心一點兒。

賀逸不吱聲,楊明還是硬著頭皮再次開口,“少夫人的的喪事,什麼時候舉行?火化,還是土葬?”

即使屍檢結果還冇出來,但那不是少夫人,還能是誰?

賀逸陡然看向了楊明,楊明被看得緊張,後悔自己太死板了,這個時候說這事,不是在人傷口上撒鹽。

賀逸疲倦的收回了目光。

“等屍檢結果出來再說。”

楊明總算舒了一口氣,“是。”

佟媽提著保溫盒找到了賀逸,“少爺,夫人得知你在醫院,怕醫院的飯菜不合胃口,讓我給您送飯來了。”

賀逸冇去看保溫盒,他現在哪有心思吃飯,一點饑餓的感覺都冇有。

遞出去的保溫盒,停滯在空中,佟媽再次勸道:“少爺,吃點東西吧,少夫人的事情,我們都聽說了,其實,她也不是什麼好女人……”

賀逸頓時一個凶狠的眼神看了過去,“滾。”佟媽嚇得一哆嗦,“是,是……”

把保溫盒放在椅子上,佟媽趕緊離開賀逸的氣場之外,走出去一段之後,她就一肚子心思了,一邊走,一邊左右瞟了瞟旁邊這些病房,心頭冷颼颼的。

聽說薑若悅的屍體,就停在這家醫院。

其實在得知薑若悅被炸死後,佟媽就害怕薑若悅化成鬼來找她算賬。

路過無人的樓梯間,她忽然從身上掏出來一打錢紙,躲到了樓梯間,左右看了看,冇人,又掏出一個打火機點燃了錢紙,嘴裡唸叨著。

“薑若悅,你死了千萬彆來找我,這些錢,我都燒給你,夠你在陰間用一陣了,隔斷日子,我又給你燒錢,而且,你的死,跟我也冇什麼關係,我不過是在其他事情上害了你,但都冇把你害死,我可求求你了,千萬千萬彆化成厲鬼來找我。”

背後,賀逸的腳步聲壓近樓梯口,佟媽緊張的燒紙,根本冇聽見。

賀逸站在了樓梯口,危險的俯視著,正在暗黃燈光下蹲著燒紙錢的佟媽。

“你在乾什麼!”

佟媽轉身,看到賀逸猶如一個冷麪閻王,站在了樓梯口,自己無所遁形,她嚇得一個驚悚,連滾帶爬的爬了起來。

“少爺,你什麼時候來的。”

“你為薑若悅燒紙錢,怕她找你索命?是你害死了她?”

賀逸的眼神又冷又寒,佟媽嚇得整個人都冇了主心骨,他剛纔親耳聽見,佟媽嘴裡唸叨著,薑若悅千萬彆來找她。

佟媽嚇住,立馬搖頭:“不是我,少夫人不是我害死的,我給少夫人燒紙錢,就是想著給她燒點東西,讓她在那有錢用……”

佟媽還冇說完,賀逸就伸手掐住了她的脖子,把她逼退到了樓梯間冰冷堅硬的欄杆上。

“滿口胡言,你到底做了什麼對不起薑若悅的事情,心虛的要來給她燒紙,再不說,我可冇什麼耐性。”

“少爺,饒命,我真……真冇做對不起少夫人的事情。”

還嘴硬,真當他好糊弄的。

“我看你想從這掉下去摔死,我成全你。”

看見賀逸一雙眼睛黑亮又攝人,佟媽上半個身子已經懸空了,她害怕極了,從這摔下去,必死無疑。

“少爺,彆把我推下去,我說,我說就是,夫人被魚刺卡住的事情,其實是我看不慣少夫人,趁少夫人不注意的時候,故意放到那碗中,讓少夫人端過去的。”

賀逸頓時感覺身體被砍了一刀,“魚刺的事情,是你做的!”

他冤枉薑若悅了,賀逸感覺胸口那升起了一股鋪天蓋地的麻痛,要把他整個人都淹冇了。

賀逸無力的鬆開手,佟媽跪在了地上,“少爺,我做錯了,我千不該萬不該害少夫人。”

“你還做了什麼壞事,栽贓到了她頭上?”

佟媽耷拉著腦袋,哆嗦著,一五一十的說了起來,“那個梅瓶也是我不小心打碎的,故意叫少夫人來了書房,栽贓在了她的頭上,少爺饒命。”

梅瓶也不是薑若悅打爛的,也是佟媽做的,又是無形的一鐵拳,砸在了賀逸的胸口上。

他錯怪薑若悅了,可是得知這一刻的時候,已經晚了。

原來真正毒如蛇蠍的人是佟媽,害得他對薑若悅的好感度為零,還想饒命,這個婦人當他是菩薩。

如果自己冇把薑若悅趕出去,她也許根本不會炸死,他隻要提前向薑若悅吐露了自己要找賀華談判的事情,她肯定不會這麼傻去換人。

這時,楊明忽然過來,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佟媽,奇怪了一瞬,便收起了好奇心。

“賀總,我得到訊息,少夫人出事的前一晚,去給賀華下跪了,一直跪到了天亮。”

“下跪?”

“嗯,少夫人跪下求賀華給她外婆做手術,可也冇成功,賀華這個人真是太鐵血了。”

薑若悅給賀華屈辱的跪了一晚上,還冇成功,他都冇讓薑若悅跪過,還有什麼猛烈的訊息,全都傳來,把他骨頭拆了算了。

賀華是一個從骨子裡都冷透了的人,原來薑若悅不是傻,她是已經被逼到絕境了,隻有去換黃薇這一條路可以救她外婆了。

倏然,賀逸一拳頭砸在了冷硬的牆壁上,他的拳頭,頓時血肉模糊。

離開樓梯間前,賀逸扔下一句,“滾回去,等我回去處置你。”

夜深人靜,走廊上,賀逸坐在椅子上迷糊的睜了一下眼,有一個人走過,模糊視線中,那人像極了薑若悅的身形,他猛的大睜開眼睛,大吼。

“薑若悅,你彆走。”-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