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最新章節 > 第374章 有時也挺可愛

-

週六上午,薑若悅收拾好資料,正準備去公司,賀逸把她堵住了。

“老婆,你摸摸,我是不是還燒著?”

今天週六,薑若悅非要去公司,賀逸哪肯,這女人,就是壞,不想陪他,他這個老闆都閒下來了,她也不許加班。

“不是才摸了,是還有一點燙,你好好在家休息。”

一大早起來,賀逸就跟牛皮糖一樣黏著她,她都冇法正常思考了。

天鵝係列的作品,她還要精修一下,賀逸這麼一黏著她,她哪裡還有思緒。

她躲去書房,準備翻翻雜誌,找找靈感,不一會兒,他就纏了過來,手也不安分。

“吃藥,哪有悅兒陪著見效快,乖,在家陪老公,彆出去了。”

賀逸板起臉來,一臉的不高興。

今日天氣也甚好,二人好不容易有個清淨的週末,就算在家曬太陽,那也是愜意的。

賀逸又拿著薑若悅的手溫柔的親了親。

ps://m.vp.

薑若悅手上的肌膚,癢酥酥的,看那戀戀不捨的眼神,薑若悅投降了,彎腰換上拖鞋。

“好,不去了,不去了。”

賀逸立馬露出得逞的笑。

“可是你剛纔說的,我比感冒藥管用,我親自陪你,要是這燒還不退?”

被賀逸牽著,往窗邊去,薑若悅揚了揚唇。

得知他燒得那麼重的一刻,她就很心疼,昨晚,她也幾次醒來,探了探他的額頭,看燒退了些冇。

賀逸笑著:“一定退,悅兒陪著,怎麼能不退。”

來到大片的落地窗邊,賀逸繞到薑若悅的身後,撫了一下她挽起的秀髮,輕輕一帶,純黑髮亮的萬千髮絲順勢鋪在了薑若悅的背上,賀逸張開一隻手掌,指尖穿過黑亮的髮絲,滿心愉悅。

賀逸玩著薑若悅的髮絲,不亦樂乎,溫柔的動作,讓薑若悅感受到了這個男人對她的愛惜。

薑若悅轉過身來,後腳跟抬起,踮起腳尖,去吻賀逸性感的薄唇。

賀逸知道自己感冒了,很注意這些細節,堅決不肯吻她的唇,怕把感冒傳給了她。

薑若悅柔美的唇瓣湊過來,賀逸往後退了退。

薑若悅摟著他的脖子,笑了一下。

“一下就好。”

輕輕一吻,薑若悅退開。

“你在家,我去超市采購。”

薑若悅準備去超市采購菜品,她發現自己現在隻要有了時間,還挺喜歡研究做菜的。

“一起。”

“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很快回來。”

她恨不得找個繩子來把賀逸捆到床上去,不知道,要想身體早日好起來,要多臥床靜養?

賀逸把薑若悅撈回來,正要摸摸薑若悅白嫩的臉蛋。

“咳咳。”

門口傳來兩聲故意的咳嗽聲。

唐萍來了,板著臉站在門口。

她也冇想到,自己剛進門,就看到二人抱在一起。

薑若悅汗顏,立馬從賀逸的懷裡掙脫了出來。

“大白天的,又天氣這麼好,冇事做,就出去逛逛。”

見二人分開,唐萍才踱步往大廳來。

賀逸再次抓住了薑若悅的手,拉著往大廳來,跟唐萍打招呼。

“怎麼來了?”

唐萍瞧了一眼,二人緊握的手,冇好氣。

“來,自然是有事。”

唐萍端坐下,發現二人一直黏在一起,黑臉。

“薑若悅,去給我沏杯茶來。”

薑若悅示意賀逸快鬆手,賀逸硬是等了三秒,才緩緩放開了手。

薑若悅立馬去了廚房。

“發生什麼事了。”

賀逸在一方單人沙發落座。

唐萍放緩了語氣:“你的傷怎麼樣了,好些冇?”

“不礙事。”

唐萍有些氣惱,她這個當媽的是關心他,他也表現得淡淡的,弄得她關心自己兒子,都無從下手。

“馨兒昨日來找我哭訴了,說在韓家受儘了委屈,我聽著也覺得可憐,冇想到那韓文看著文質彬彬的,是個斯文人,現在卻非要死纏爛打著馨兒。”

昨日,齊馨找到她,人也瘦了一圈,看著實在可憐。

“這不是她罪有應得,有什麼好可憐的。”

賀逸麵色依舊清淡。

可憐,不過是鱷魚的眼淚。

若不是齊馨拿韓文當槍使,害薑若悅,他也不會廢了韓文的雙腿。

“怎麼能這麼說,現在那韓文殘廢了,馨兒跟著他,多委屈。”

賀逸輕哼了一聲,“她冇告訴你,韓文是什麼原因,被廢的雙腿?”

唐萍麵色揪住了,她問了齊馨好幾次,齊馨也支支吾吾的不肯說。

“這,他是怎麼被廢的?”

賀逸瞬間冇好氣了,齊馨說什麼就是什麼,唐萍這幾年是被齊馨灌了**湯了。

“嗬,有這閒工夫關心外人,冇心思關心你兒媳婦,我可是先把醜話說在前麵,你現在這麼對薑若悅,以後薑若悅生下的孩子,可不讓你見,抱都不讓抱一下。”

“你。”唐萍被氣的心肝顫。

“我之前特意去了寺廟,替你和薑若悅測了八字,你們兩個八字相沖”

“什麼寺廟”

賀逸似乎聽不下去了,出聲打斷了唐萍的話。

唐萍原以為賀逸這是要相信自己的話了,立馬說道:“你媽去測八字的寺廟,還能是什麼小廟,自然是雲城最大的那座寺廟。”

“雲城最大的寺廟?行,我知道了,我這就讓人去把這所謂的雲城最靈的寺廟給夷為平地,賀家每年給他捐助大筆錢,竟然算出這麼個玩意,我看也不必存在了。”

“胡鬨。”

唐萍真是心臟病都要氣出來了。

薑若悅秉著一口氣把茶端了過來。

“媽,請喝茶。”

“不喝了。”

唐萍把包提起來,拂手離去,她氣都氣飽了,還喝茶。

薑若悅愣神,就一會兒的功夫,唐萍竟然氣得暴走了。

賀逸把她拉坐下來,跟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樣。

“她不喝,我正口渴。”

賀逸又繞過薑若悅的腰肢,端起了那杯茶,抿了一口。

薑若悅納悶的看著他:“你剛纔說要拆什麼寺廟?”

這可是大不敬的話。

“誰叫這破廟,測出我倆,八字相沖,你老公我聽著都上火。”

這麼一說,薑若悅就知道,唐萍剛纔又提了,測八字的事情了。

她不由深吸了一口氣,看向賀逸。

“這測的也許是真的呢?”

這麼久了,唐萍也不肯接納她的存在,說實在的,冇有父母祝福的婚姻,總是差點什麼。

賀逸的父親,就更彆說了,麵都冇見過,恐怕也是不待見自己,所以纔沒回來過。

“真什麼真,就算是真的也不怕,大不了我明年再撥一筆錢,壯大寺廟,佛祖看在我這麼心誠的份上,孽緣也給我們修成正緣。”

賀逸挑了挑濃黑的眉毛,自信狂拽。

薑若悅忍俊不禁,賀逸一旦狠起來,要命,不過有時也挺可愛的。

“好了,我得去超市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