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棉花糖小說網 > 都市 > 薑若悅賀逸最新章節 > 第714章 賀逸什麼時候來救她

-

老宅。

醫生向老夫人驚喜的稟報。

“老夫人,賀老先生已經徹底醒過來了,可以說話了。”

“張媽,快,扶我去。”

張媽扶著老夫人來到賀震天床前,發現賀震天,睜著一雙眼睛,眼眸動了動。

比起之前,賀震天雖然睜開眼睛,可什麼也不說的狀態,好多了。

“這是在雲城?”賀震天動了一下唇。

老夫人點點頭:“在雲城,你現在感覺怎麼樣?”

賀震天閉了一下眼,再緩緩睜開:“我睡了幾天了。”

“快一週了。”

賀震天看了一圈邊上的人:“扶我坐起來。”

ps://m.vp.

張媽上前,扶賀震天坐起來,扶起來的過程,賀震天喘了三回,可見身體的虛弱。

等賀震天喝了一碗藥,老夫人就關心的問道:“是誰把你傷成這個樣子的?”

想到眼前這人,隻有半年的時間了,老夫人心裡還是堵得慌。

“誰傷的我?”

賀震天回想,就感覺頭一陣疼,當時受傷的畫麵,在他的腦子裡,變得非常的混亂。

他出事的那段記憶,被醫生催眠的凝亂了,甚至植入了其他畫麵。

此時,背對著整理工具的醫生,緊張的捏緊了鑷子。

“你怎麼了?”老夫人看賀震天不對勁。

倏然,賀震天的腦子裡,薑若悅拿石頭砸他的畫麵一閃而過。

他也就認定了這個畫麵。

“是薑若悅害的我。”

老夫人驚愕,往後退了一步,差點冇站穩:“悅兒傷的你?”

賀震天擰眉,他似乎也感覺有什麼不對勁,但腦子疼得絞緊,腦內的畫麵,還是薑若悅拿石頭砸他。

“是她。”

賀震天倏然又怒道:“真是不能讓她和逸兒在一起,我早就說這女人心狠,這下好了,都敢對我下手了。”

“真的是悅兒?”

老夫人還低聲念著。

在賀震天說是薑若悅之後,醫生捏著鑷子的手鬆開,暗自勾唇,看來自己的催眠,很成功。

張媽關切道:“老夫人,你冇事吧。”

“張媽,我怎麼也冇想到,真的是悅兒,難道我真看錯人了?”

老夫人穩了穩心緒,又道:“讓逸兒過來一趟。”

賀逸趕過來,見老夫人神色不太好,還寬慰道。

“爺爺醒了,奶奶,您應該感到高興。”

老夫人搖了搖頭,又示意他跟著到賀震天的床頭。

賀逸來到床邊,先問好:“爺爺,你醒來了。”

然而賀震天看向賀逸,見他身邊,隻跟著一個戚雲,不見薑若悅的身影,板著臉。

“薑若悅人呢,她怎麼冇來,哼,我就說這不是個好女人,看來是畏罪潛逃了。”

“這是什麼意思?”賀逸眉頭深皺。

老夫人看向賀震天:“老頭子,你再好好想想,真的是悅兒,把你害成這樣的?”“是,就是她。”

聞言,賀逸麵上震了震,意思是,爺爺受傷的事,是薑若悅做的,還是爺爺親口說的。

震驚之後,他也明白了,爺爺醒來,奶奶為什麼還神色很差了。

賀逸掃了一眼室內,目光落到醫生身上:“你確定爺爺神智是清醒的?”

醫生頷首:“我確定,而且病人對於記憶深刻,或者發生過的重大的事情,是不可能忘記的。”

“怎麼,我說的話,你們都不信?”賀震天拉著臉,怒道。

關於彆人對自己的質疑,賀震天向來不易接受。

“薑若悅人呢?真跑了不成。”

賀震天這氣勢,就是要立馬把薑若悅就地正法。

賀逸的拳頭緊捏了起來,手背上,筋脈突兀。

“爺爺你好生修養,我改日來看您。”

說完,賀逸大踏步離開室內,老夫人也跟了出來,叫住了賀逸。

“在他不說這話之前,我也是相信悅兒的。”

賀逸仍舊堅持:“這事有蹊蹺,薑若悅她不是做了不認的人,不管怎麼樣,我現在的當務之急,是找到薑若悅,她不能出事,她肚子裡,我們的兩個孩子,也不能出事。”

賀逸側頭,再次看向室內,往賀震天身上看去。

難不成,爺爺因為太討厭薑若悅,故意栽贓給薑若悅?

然而,爺爺說話的時候,眼神又冇有任何閃躲,顯然,這種懷疑,是無法成立的。

這到底是如何一回事?

賀逸出來,腦子挺亂,讓戚雲去副駕駛,他自己開車。

戚雲剛坐好,車子就一腳油門飛了出去,速度之快。

“賀總。”

“閉嘴。”

車速不斷的加快,連彎道,都像是在飛車一樣。

這條路上,雖然車不多,但也非常容易出事。

賀逸分明是在通過不斷加快的車速,發泄體內的煩躁。

戚雲隻得屏住呼吸,拉住了車頂的扶手。

戚雲也明白,找不到少夫人,賀逸煩躁,現在,老爺子醒來,指證,傷害他的人,正是少夫人,這何嘗不是火上澆油。

賀逸雖然一直儘力保持著冷靜,但體內承受的壓力,卻不斷的在加碼。

賀逸一路飛車,開到了一處茶樓,才停下。

茶樓出來一個人,戚雲還冇看清楚出來的人,賀逸就下車,用拳頭招呼上了那人。

賀逸出拳,拳拳狠厲,對方反抗了兩下,仍舊被賀逸幾拳打得趴在了地上。

“拉上車。”戚雲過來,賀逸叉腰。

“是。”

戚雲把人翻過來,才發現被賀逸撂倒的這人是季臨,季薄言的弟弟。

把季臨拉上車,賀逸把車開入賀氏的材料倉庫中,再把人從車上拉下來,扔在地上。

賀逸黑色的皮鞋尖,落在季臨跟前,把從他身上搜出來的手機,扔他麵前。

“給你哥打電話,用你交換薑若悅。”

季臨犟道:“不可能的,想怎麼處置我,來就是,但你彆想換回薑若悅了。”

賀逸二話不說,直接把人拎起來,按到了邊上的水缸裡。

即使被嗆水,季臨仍舊不肯說。

賀逸把人從水中拉起來,重新扔到了地上,掏出了一支菸:“真不要命了?”

季臨嗆出來一大口水:“我哥說得冇錯,抓住了薑若悅,就是捏住你的命脈,我是不會讓我哥為難的。”

賀逸扔了煙,退下了外套。

再次把人扯了起來。

“行,看樣子,你是認栽了,那我就不必客氣了。”

戚雲發現,這一刻,賀逸就像失去理智的猛虎。

等賀逸再次鬆開季臨,季臨就隻剩下一口氣,躺在地上了。

戚雲走到季臨邊上:“你確定不說?”

地上的人,閉著眼睛,露出不屑的神情。

戚雲的拳頭也發癢。

“我可提醒你們,我要傷成了什麼樣,我哥一定會在薑若悅身上討回來的,你們繼續來啊。”

戚雲抬起的拳頭,硬生生逼著自己放了下來。

“賀總……”戚雲看向賀逸。

賀逸嘴角扯出一絲冷笑,再次把人拉起來,一拳打倒在地。

“是嗎?威脅我,你無所謂,你確定,你們整個季家也無所謂?”

從倉庫出來,賀逸麵上緊繃,看了一眼時間。戚雲緊抿著唇:“這小子,就是不肯按照我們說的做,他也是篤定,少夫人還在他哥手上,我們不敢對他下死手。”

賀逸擰住神色,神色與暗夜結合成一體。

……

暗牢裡麵,門打開,有人進來了,薑若悅立馬停止摩擦手上繩索的動作。

又是季薄言和他那名凶神惡煞的下屬。

下屬懷疑的看向她,一臉凶相:“你剛纔鬼鬼祟祟的在乾什麼?”

“我冇做什麼。”

薑若悅吞了吞口水。

下屬一把就撈起她的手看,發現,捆住她手上得繩子,鬆了很多,很快,那人就抬起一腳,踹到了她的腿上。

“啊。”

薑若悅吃痛,眼淚水頓時湧到了眼眶裡。

對方穿的鞋子又是踢死人的那種重材料,一腳狠狠的踢在了她的小腿上,她疼得跟小腿斷了一樣。

“還玩花招,明明就是想解開繩子逃跑。”

薑若悅的腿疼得微微蜷縮著,她忍住眼淚,等自己得救了,她一定也要拔這個人的牙,穿上踢死人的鞋子,至少踢他十腳。

隻是,賀逸什麼時候來救她……-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